当前栏目:首页 > 知识大全 > 历史知识 > 正文
科目辅导
  • 三国时期的吴蜀关系
  • 时间:2023-04-05 07:57:42        编辑:宗皓        点击量:1254次
  •        如果说三国时期哪一个联盟最为人所知,那么想必各位读者们会脱口而出孙刘联盟。诚然孙刘联盟之下的赤壁之战是铸就了三国鼎立的局面的重要战斗,而与此同时也会有读者表示孙权是小人,联盟的时候背叛刘备,背刺关羽,是历史的罪人。但是真实的三国历史之中,究竟是孙权真的背刺关羽,撕破孙刘联盟,还是另有原因?让我们拨开重重迷雾,看一看历史上的孙吴和蜀汉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吴蜀关系的唯一至尊男主角鲁肃
           要说孙吴和蜀汉的关系确立,可以说离不了一位真正的男主角。而这位男主角正是孙权麾下的淮泗派流寓系士族鲁肃,他可以说即一手促成了孙刘联盟,也亲手结束了这两个阵营之间的蜜月期,可以说是整个吴国和蜀国关系的唯一至尊男主角。他能够成为孙吴和蜀汉的关系的男主角,就要先从他的派系说起。
           鲁肃是淮泗派的流寓系士族,而淮泗派内部其实是分为两派的。一派是淮泗派征伐系,是曾经和孙坚孙策参与过多次征讨的派系。而淮泗派征伐系在孙坚和孙策的手中,无疑是孙家的一把利刃,有了这些淮泗士族的支持,孙坚孙策的征讨才无往不利。但是到了孙权的手上,可以说曾经的利刃变成了棘手的存在,而要知道为何到了孙权手上这把利刃反而让孙权棘手的原因,就要从孙权的上位派系环境说起了。孙权的上位环境简而言之可以说是危机四伏,淮泗派征伐系曾经跟随孙策清剿过江东士族,所以淮泗派征伐系和江东士族两派可以说是剑拔弩张。并且孙策的大臣张昭希望立孙权的弟弟孙翊,这对于十六岁的孙权来讲可以说是危机四伏,而孙权却找到了一个解除的良药,那就是淮泗派流寓系。淮泗派流寓系和淮泗派征伐系不同,淮泗派流寓系并不是淮泗地区的地主士族,而是在此地流域学习的书生名士。而孙权正需要一批不属于任何派系,听命于自己,并且能和两大派系打好关系的大臣,而作为淮泗派流寓系之首的鲁肃,自然成为了孙权的近臣。鲁肃取得孙权的信任也不止因为派系,更是看中了鲁肃的谋略能力。鲁肃在曹操入主荆州刘表的时候就向孙权提出联盟刘琦,共同抵御曹魏大军。鲁肃在这时候看中的并非是刘备,也并非是刘琦,而是刘琦继承的黄祖水军。这支水军的战斗力可以说比东吴本土的水军更强大,并且更为熟悉作战环境。而这个时候的刘备是作为刘表的藩属在刘表驾崩,江夏分裂的时候支持大公子刘琦的藩属。属于名义上的二把手,实际上和刘琦共同分配权力的藩属。这次联盟的效果正如各位所见的一般,赤壁之战大获全胜,孙吴保护了自己的国土,而刘备阵营也取得了胜利。在胜利之后,自然是要分配战利品的,而被拿下襄樊之后的荆州,则开始了孙刘联盟的利益分配。
           哪有这么借荆州的
           在刘备这边通过权力斗争之后,代替了原来刘琦的位置。刘备开始和鲁肃方面商讨荆州的归属权,此时的条约也签订的很明白“刘备暂时拥有荆州,等刘备占领益州之后,荆州逐步归还孙吴阵营”。这个条约表面上看没什么问题,刘备方面作为赤壁之战不可缺少的利刃,短暂的借荆州的确没什么问题,可是后来在荆州的归属权上,诞生了那句著名的歇后语“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而刘备在借助荆州的面积扩张到益州的时候,本来根据约定要在占领益州之后,再把荆州的归属权划到孙吴阵营之中,但是这个时候刘备却开始改口“我希望在占领凉州之后,再彻底的归还荆州”。虽然刘备这么说,但是却立刻派遣了关羽占领荆州的部分地区。孙权这一看直呼上当“哪有这么借荆州的!”另一边在荆州驻扎的关羽也并不松口,剑拔弩张之势只差即将备战。而这时还是鲁肃出面来解决这个问题,而在紧张的对峙之中,鲁肃开始和关羽进行了一次重要的和谈。但也是这次重要但不愉快的和谈,因为《三国演义》并未对此有任何的描写和记录,才导致孙权和吕蒙“背刺”关羽的形象被坐实。但是这次和谈,是三国历史上孙吴和蜀汉的关系的一次重要的转折点和关键原因。
           谈得并不愉快的和谈之湘水划界
           因为刘备方面对于荆州的行为让孙吴和蜀汉的关系变得剑拔弩张,但是鲁肃认为此时的东吴并不适合和蜀汉贸然开战。而此时的关羽方面也并未准备好与孙吴展开全面战争。所以在关于荆州的归属权的问题上,关羽和鲁肃展开了一场和谈,但是这场和谈注定是一次不愉快的和谈,也注定了孙吴和蜀汉的关系到此结束。在湘水划界的时候,关羽和鲁肃都带了军队来和谈。这一决定让双方都产生了极为不满的情绪,后来在鲁肃的建议之下,鲁肃和关羽只携带环首刀在距离自己军队二百米开外的地方来和谈关于荆州的归属问题。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单刀赴会”的由来,但这次的和谈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孙吴方面希望蜀汉彻底归还荆州,而蜀汉方面表示可以归还大部分荆州作为最低条件。虽然双方的和谈并没有任何的效果,但是这次不愉快的和谈已经彻底宣誓孙吴和蜀汉的关系彻底停止,甚至关系要比之前更为敌对。而在荆州的具体分定上,荆南四郡归于孙吴阵营,而其他的被关羽驻扎后,孙权也不再做更多的争取。这时候的荆州归属问题,在孙权对于关羽的拉拢失败之后,从湘水划界到现在可以说是已经无法调解的矛盾了。在这紧张的荆州问题之上再次掀起波澜的时候,就已经是关羽襄樊之战的胜利的时候了。
          襄樊之战的背后的问题
          当关羽攻下襄樊,威震华夏的时候,一场针对荆州的阴谋逐渐展开。这场阴谋也正是孙权报复当年荆州之仇的行动,吕蒙率领士兵伪装成农夫进入蜀汉管辖的荆州地带,之后立刻抓捕当地士族的家人,并且展开了渗透和军事行动。史称这场行动为“白衣渡江”。而这次的白衣渡江正是瞅准了关羽进攻襄樊,荆州内部军事实力空虚的时候迅速控制士族并渗透。
    而这一举动不仅仅导致关羽的后方崩溃,更让当地无力抵抗,将领全部投降。其中唯一的幸存者廖化,还是投降之后安置好自己的老母亲,之后偷偷带着家眷返回蜀国的。可见这次白衣渡江的行动是孙权在撕裂了孙吴和蜀汉的结盟之后,针对荆州主权的一次进攻行为。而此时的关羽失去了后方之后,可以说孤掌难鸣。
           在攻下襄樊,成就了三国时期的教科书级战斗之后,因为疏于防御才导致了吕蒙和陆逊率领的东吴军队在长久的准备之中失去了荆州。虽然说这次的白衣渡江有背刺关羽的意思,但是总体来讲孙吴和蜀汉的关系早在湘水划界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是盟友甚至已经和敌人无异了。而吕蒙的白衣渡江严格来讲是对于归属地的争夺,如果硬说也只能说孙吴阵营有突袭战争之说为人所不齿。
           但是说吕蒙要给关羽做跪像的观点,笔者认为这不仅仅是违背了历史,更是对于历史人物的凭空抬高和贬低。对于历史的学习不能因为对某个人物的喜爱而导致攻击另一名历史人物,这对于人物不仅是有失偏颇的评价,更是违背了历史作为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而这一点我们是需要杜绝和禁止的观点。
           总结下来,孙吴和蜀汉的关系发展始终伴随着阵营发展的利益,而孙吴和蜀汉的联盟是因为共同抗击曹军而起,也是因为荆州的归属问题而彻底分裂,导致了夷陵之战作为最终的结果。而三国时期的历史也是这种发展规律,军阀和士族之间的决定并不是一两个人的感情能够决定的,而是共同的利益发展诉求决定的。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更需要我们结合时代,结合背景来做具体的分析,而不能因为个人的好恶而偏颇的认为某个历史人物如何。就像吕蒙和关羽的分化一般,我们不能因为关羽优秀的军事能力而喜欢关羽,就此谴责突袭关羽的吕蒙。这样的行为不仅仅是违背了历史的客观发展规律,更是对于关羽这个角色的另一种程度的招黑。
           我们在阅读历史的时候,更需要尊重历史的客观发展,并从中学习出新的道理为今所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学习历史,更是历史在今天的一个重要的价值所在。
           参考文献:
           [1] 荆州之争与吴蜀关系新探[J]. 张东华,刘伟.南京晓庄学院学报,2003(01)
           [2] 论吴蜀荆州之争[J]. 张兆凯.求索,1992(05)
           [3] 吴蜀荆州之争与三国鼎立的形成[J]. 朱绍侯.史学月刊,1991(01)
  • 上一篇: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前,七国文字差异有多大
  • 下一篇:谈一谈先秦时期蚕业的发展

  • 分享到:
  • 我来说两句
    登录后可评论



  • 网易
  • 百度
  • 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