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首页 > 亲子教育 > 综合教育信息 > 正文
亲子教育
  • 北京中同蓝博医学检验实验室核酸检测过程中涉嫌违法犯罪
  • 时间:2022-06-06 15:25:49        编辑:陈心正        点击量:1624次
  • 5月29日,官方通报了,北京中同蓝博医学检验实验室在核酸检测过程中涉嫌违法犯罪,这已经是这一轮北京疫情中,查处的第三家机构了。

    为了谋取利益,这些“造假”的核酸机构的行为,简直丧尽天良:比如1000个人做了核酸,他们只检测500个,剩下的500个直接报阴,这样检测成本和时间全都省了,但财政给他们的,却还是检测1000个人的钱。

    这样做造成了严重后果,北京病例一直奇怪的突然冒出来,迟迟不能清零。

    利欲熏心,什么钱都敢赚,我想他们只怕是忘记了,发国难财的下场!

    惹怒中国人的核酸造假机构,你们忘了这个大奸商的下场!

    大发国难财遗臭万年的奸商,有一位典型代表,名叫王康年。早年战争时代,王康年靠岳父相助发家,做小百货掮客生意。后来看到上海西药市场非常火爆,便开了大康西药行。但此人不肯老实经营,喜欢用些弄虚作假的手段。刚开始他还算谨慎,只在大量药品中,混杂一部分过期低价药,一直没被客户发现过。后来货币动荡,王康年一度资金困难,干脆玩起了“空手套白狼”,骗取了不少客户定金,搞得声名狼藉,负债累累,多次被人告上法庭。

    上海解放之后,为了避免经济动荡巩固人心,特赦了一批候审的被告,其中就有王康年。又在工商部门的调解下,王康年的药房以负债经营状态恢复营业。这是给他的改过机会,可人心一旦黑了,便是彻底不配称之为人。

    1949年,某部队到上海采购药品,王康年把自己伪装成很亲近部队的样子,国家又正是大力扶持民营企业的时候,王康年很快就获得了一批订单,然而他却拿假药糊弄,安排人制作200多磅伪药假酊剂,其中有15磅,是用复方大黄酊剂掺上5磅自来水。因为解放军忙着南下打仗,没有顾上和他计较,就这么的被他蒙混过去。

    王康年暗自窃喜以假乱真无人发觉,于是1950年,又将过期的止咳糖浆300磅,卖给了解放军。

    这一次被部队发现了,责问他:“吃出事情怎么办。”王康年以没仔细核对日期为由,再一次避重就轻躲过处罚,后来他私下对伙计说:“这有什么关系?又吃不死人。”如是几次,王康年在上海药界已然劣迹斑斑,他便开始琢磨别的旁门邪道,大肆行贿打点关系来打通财路,曾行贿数百万,让一采购单位,以高于市场价300万的价格,购买了他的显微镜,又以法国普通止血钳,冒充德国知名品牌获得数亿暴利。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王康年觉得这是绝佳的发财机会,他通过关系网,拿到了志愿军后勤部订。单当时战场上数九寒天,战士们冷的双手双脚冻坏,战场上下来的负伤士兵缺医少药,尤其是消炎药紧缺。

    消炎药市场上十分难买,王康年却敢接下,志愿军采购消炎药的大批订单,巨额定金到手,他不去采购货物,而是把钱拿去做其他投机生意。

    到交货的时候,王康年三推四阻,后来见实在搪塞不过去,就把一些劣质器械,和过期急救药品送上前线。

    而在朝鲜战场上,彭德怀发现了一件怪事,负伤送下来的战士,原本只是轻伤,可是经过医生治疗,吃了消炎药,又用纱布包扎了伤口,却还是发生了严重感染,不得已被截肢。

    仔细查问之下,发现国内送来的急救包不合格,纱布未经消毒,有的已经长满霉菌,这样满是细菌的纱布给战士用了,能不感染吗?!还有消炎药,颜色五花八门,已经过期,根本就是假药!志愿军的医务处,还有20万包这样的假冒伪劣产品,万一要是没能及时发现,那损失的,得是多少条生命?!

    彭老总气得拍了桌子:“都是20多岁的娃娃兵,没有死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却被这些劣质药品锯胳膊锯腿,我怎么向他们的父母交代?!”

    他马上给国内发了电报,毛主席知道后下了最高指示:一定要严查黑心商人!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批急救包,都是从王康年的大康药房采购的,牵扯到几十名受贿干部,这个黑心肝的丧尽天良的奸商,置保家卫国的沙场将士于不顾,靠造假大发国难财!

    而这番彻查,不光是王康年,还揪出了好几个奸商:

    武汉福华电机药棉厂总经理李寅延,将政府的一万斤好棉花占为己有,收购垃圾堆捡来的烂棉花,做成包扎用的三角巾,送往朝鲜战场。

    为了节省成本,这些烂棉花未经消毒,就被伤员使用。

    年轻的志愿军将士们,在沙场的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竟死于奸商的毒棉花!

    上海联合牛肉庄老板张新根、陕西北路徐福记牛肉庄徐苗新,为志愿军制作牛肉罐头,用劣质发臭牛肉冒充优质黄牛肉,再涂上一层牛血就看不出变质,导致不少志愿军战士中毒、患病!

    苏州奸商刘盛兴,为志愿军制作3万斤豆腐干,每百斤里少放了5斤盐和10斤酱油,又不把豆腐干晒干,以致2500斤豆腐干发霉腐烂。这批烂豆腐干被发现退货后,刘盛兴为了挽回损失,又掺到其他批次产品中,再次发往朝鲜战场。

    除了药品和食品,还有上海奸商胡恒庆,承做35000双军鞋,因为偷工减料,鞋子一穿就坏。

    由武汉奸商周泽信、刘文清承做的7万把铁锹,有三分之一,都是用废旧汽油桶铁板做的,挖工事一碰就弯,根本无法使用。

    一件件查下去,简直触目惊心!

    这些以王康年为首的狠毒奸商,已经是无法无天。

    志愿军在为保护所有中国人拼命,他们在后面拼命捞钱坑害志愿军!

    怪不得彭德怀这样汇报:志愿军们,比长征苦多了......惹怒中国人的核酸造假机构,你们忘了这个大奸商的下场如此卑劣,天理难容!

    经过一年多的审判,上海人民法庭以“偷税漏税、贿赂国家工作人员、盗骗国家资财”等三项罪名,判处奸商康年死刑,其余同他一起发国难财的奸商们,全部处以枪决!

    而今70年过去了,面对新冠疫情,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上海有多少个“王康年”,北京有多少个“王康年”?

    多个核酸检测机构贪财造假,今时今日倾举国之力抗疫之际,这些奸商的作假令人触目惊心,他们和王康年有什么区别?

    核酸造假, 毫无底线,贪婪奸诈,危害社会,法理不容,天地不容,中国不容!参考曾经发国难财奸商的下场,今天同样丧尽天良的这帮人,其罪当严惩不贷!

    也奉劝全国所有的核酸检测公司,好好看看这些前车之鉴,不要心存侥幸,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作者:华人星光)

    我来说两句
    登录后可评论



  • 网易
  • 百度
  • 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