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首页 > 亲子教育 > 综合教育信息 > 正文
亲子教育
  • 中小学毒教材插图问题公布调查结果 27人仅仅被问责
  • 时间:2022-08-22 11:36:20        编辑:陈心正        点击量:1475次
  • 心正评语:今天终于看到了教育部公布的毒教材调查结果。毒害了上亿青少年,没有人被追究刑事责任。教育部自己出的问题,让教育部自己调查自己,怎么可能不隐瞒?怎么可能公正?建议让公安部和国家安全部参与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尤其是那张把日本鬼子当成雷锋精神编入地方教材,令人愤怒至极!当事人居心叵测,应该严惩,杀一儆百!

    教育部、宣传部、央视(尤其是湖南电视台娱乐至死节目)的错误也许是“疾在腠理”,如果不严惩,就会病入骨髓!港独分子之所以这么嚣张,就是从小受的教育出了问题!

    《扁鹊见蔡桓公》原文:扁鹊见蔡桓公,立有间,扁鹊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曰:“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

    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又不悦。

    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桓侯又不应。扁鹊出,桓侯又不悦。

    居十日,扁鹊望桓侯而还走。桓侯故使人问之,扁鹊曰:“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

    居五日,桓侯体痛,使人索扁鹊,已逃秦矣。桓侯遂死。

    ……………………………………………………………………………………………………………………………………………………………………

    原标题:教育部通报教材插图问题调查结果 27人被问责

    2022年5月,人民教育出版社(简称人教社)第十一套小学数学教材插图问题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教育部党组高度重视,成立由党组主要负责同志任组长、2位党组成员任副组长的调查处置工作组,通过约谈相关人员,调阅原始资料,听取数学、思政、美术等方面专家意见,征求一线数学和美术教师意见等方式,进行了认真调查核实。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经查,教材插图主要存在三方面问题。一是不美观向上,与立德树人根本要求存在差距。整体画风不符合大众审美习惯,部分插图人物形象比较丑陋,精神风貌不佳,没有恰当体现出我国少年儿童阳光向上的形象。二是不严肃规范,个别插图甚至存在错误。插图数量过多,部分插图制作专业水准不高,个别插图存在科学性、规范性问题。三是不细致准确,部分插图容易引人误读。部分插图绘制粗糙,一些线条绘制和元素选择不当,图片比例不协调。同时也发现网上传播的一些问题插图并非人教社小学数学教材插图,有关部门已将其列入全面排查整改。

    经查,人教社作为教材编制单位,落实中央有关决策部署不全面、不彻底,对教材插图的育人功能认识不到位,插图作者遴选制度不健全不规范,教材三审三校制度落实不严格,内部纠错制度不完善,对读者意见不重视,对插图存在的问题未认真排查、及时整改。教育部教材局在组织专家开展教材审查时,指导不足、监督不够,对教材问题排查整改工作督促不到位。

    经查,没有发现人教社相关人员与插图作者吴勇、教材整体设计艺术总顾问吕敬人之间存在经济利益输送问题。

    依据《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等有关规定,对有关单位及27名失职失责人员进行严肃追责问责,具体如下:

    责令人民教育出版社党委整改,并予以通报批评;给予人民教育出版社党委书记、社长黄强党内严重警告、记大过处分;给予总编辑、时任党委书记郭戈党内严重警告、记大过处分,免职处理;给予分管负责人党内严重警告、记大过处分,免职处理;给予小学数学编辑室主要负责人党内严重警告、记过处分,免职处理;给予其他17人相应纪律处分和组织处理。责令教育部教材局整改,并予以通报批评;给予局长田慧生党内警告、记过处分;给予分管负责人等5名相关人员相应纪律处分和组织处理。

    对插图作者、设计人员作出相应处理,不再聘请吴勇、封面设计吕旻、吕敬人及其工作室从事国家教材设计、插图绘制等相关工作。

    衷心感谢社会各界对教材工作的关心、批评与监督。教育部将坚持和加强党对教材工作的全面领导,不断健全完善并严格执行教材编制、审查、使用、维护、监管各环节相关制度,确保教材建设始终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和价值取向,切实打造培根铸魂、启智增慧、适应时代要求的精品教材。

    教育部

    2022年8月22日

    前情提要

    人教社就小学数学教材插图问题道歉:深感自责和内疚(5月28日报道)

    近期,我社小学数学教材插图在网上受到批评和质疑,引起了社会各界对教材质量的担心。我们进行了认真反思,深感自责和内疚,在此表示深深的歉意。对于大家对我社中小学教材的关心表示真诚的感谢。我社已成立工作专班,全面负责小学数学教材插图整改工作:

    一、启动相关工作,到今年9月1日前全面整改到位,确保2022年秋季学期开始按时使用新教材。

    二、按照有关规定和流程,在全国范围内重新遴选优秀设计团队,对小学数学全套教材所有插图进行绘制更换。

    三、在重新绘制过程中,我们将专门听取社会各界尤其是一线师生及家长的意见和建议。

    四、深刻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完善机制,对我社其他教材进行深入排查,发现问题立即整改。

    我们真诚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欢迎大家对教材工作提出意见建议(反馈邮箱:jcfk@pep.com.cn)。

    人民教育出版社

    2022年5月28日

    嘴歪、眼无神、纹身?教材插图“美丑”谁说了算(北京日报5月27日报道)

    导读

    近日,人教版数学教材插图引争议。网传教材中的人物宽眼距、两眼无神、五官极其不协调,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教材中的插图应该符合什么样的标准呢?

    北京交通广播《1039新闻早报》节目特邀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宗春山、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陈苗苗、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聚焦热点,一起来探讨引发热议的教材插图。

    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

    插图引争议

    网传图片显示,引起争议的插画来自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涵盖一年级到六年级,于2012年或2013年审定,版式设计和插图来自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

    人教版小学数学课本的封面(图片来源:人民教育出版社官网)人教版小学数学课本的封面(图片来源:人民教育出版社官网)

    教材插图引发众多家长吐槽:教材插图引发众多家长吐槽:

    今天我翻到我小孩读的书,看到里面的插图总感觉怪怪的,没有我们小时候读书那些人物形象生动,我也是不明白。

    这个是人教版的,我就奇了怪,现在的审美都怎么了,正常的国字脸画不出来吗?裁版裁不出来吗?

    可见这个教育部要审核这些,难道他们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还是发现了这个问题视而不见呢?

    这个审美啊,真的是,唉!不知道怎么想的。

    插图中,不仅人物形象歪嘴、塌鼻梁、眼神怪异,有的竟裸露隐私部位,部分还有纹身。

    不少网友表示,对比其他教材插图,存在明显的审美差距。翻看以前的教材插图,个个都是朝气蓬勃、非常阳光的形象。不少网友表示,对比其他教材插图,存在明显的审美差距。翻看以前的教材插图,个个都是朝气蓬勃、非常阳光的形象。

    如何看待网传教材中的插图如何看待网传教材中的插图

    很多家长担心,这样的插图会不会影响到身处成长期的孩子的审美。不过,也有网友表示,家长的担心是多余的,插图只是起到点缀作用,让孩子在阅读课本时不那么单调,只要内容没问题就行了。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宗春山认为,插图确实与以往有很大区别,但是否会影响孩子的身心不好说:

    我们小的时候插画和现在的风格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时代了,可能现在的插画更多的受到漫画风的影响,它不侧重于写实,多多少少有点抽象,或者有点跟动物啊或什么东西有点像。

    现在的孩子们看绘本看漫画的越来越多,尤其受日本韩国的漫画的影响,我在想制作插图的人是不是也是在追着孩子们的这种审美或者喜好走,具体我不知道。另外,这样的插图是不是会对青少年有什么影响,现在也不好说。

    而在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青年教育艺术研究所国内研究室主任陈苗苗看来,在国人审美境界大幅提高的今天,如此插图确实让人一言难尽。教材中的插图不单单是一幅画,更要与内容相辅相成才可以:

    这种画风如果把它放到美术层面上来说,也许能讲出一些艺术理论上的流派,或者摆在画廊里也可能无可厚非,甚至也可能找到它的一些欣赏者,但教材插画它不仅是一个艺术创作问题,更是一个跨学科问题,它是艺术和儿童教育产品之间的一个融合。

    它不在于你的画够不够前卫,够不够特立独行,评价标准不是你艺术殿堂里的评价标准,更多在于它的核心是为儿童服务的教材。所以从这点上来讲,大家对它的审美不仅是一种审美上的差异,差距,也造成了审美上的不认同和不欣赏。

    为何教材插图出现了问题?

    按理说,教材的出版都是有审查的,为什么还是出现了插图争议的情况呢?网友盖伦表示,这或许跟新课改实施后,教材编写的权力下放给地方有关:

    编写中小学教材的权力下放到地方后,学校的选择更多了,孩子们的教材种类也变得丰富多彩了,更关键的是出版社之间有了竞争,就能催生出更多优秀的教材,初衷是好的,但凡事皆有利弊。

    就以这本很丑的数学课本为例,插画都是需要付费定制的,出版社提前计算出了一笔插画预算,相关编辑就在这个预算下找到了他能找到的最大牌的画家工作室。

    不是说有审查的吗?但力度放松也是有客观原因的。我国目前在用的教材总共19万种,其中光是面向中小学的基础类教材就有1万多种,每个细节都要一一把关,工作量非常巨大。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问题出在质量把关不严上:

    可能图片的提供方认为这就是一种风格,但如果这个风格是很单一的,大家都感到存在问题,那么事实上它就是一个质量问题,但是在相关的质量检测环节却没有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同时,因为教材这种插画也不是短时间存在的,是一个很长时间的,所以可能在各个环节都忽视了这样一些质量的问题。

    相关部门

    已在加大教材的审核审查力度

    其实,近年来,相关部门一直在不断加大对教材的审查力度。网友盖伦介绍:

    2017年7月,国家教材委员会正式成立,就是为了加强对问题教材的审查力度。2019年,国家宣布语文、历史、道德和法治这三个学科全部使用统编教材。

    先在最重要的三个领域入手,然后再慢慢腾出手去改善数学、自然等其他学科。只要审查口子一收紧,那些奇奇怪怪的插画就自然到不了孩子们的手上。

    虽然语文、数学课本里更重要的是教学内容,插画只是起到点缀的作用,但少儿美学教育就是在潜移默化之中完成的,这一点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说到底人和人之间比的就是一个审美和品位。

    23日,教育部等五部门还印发了《关于教材工作责任追究的指导意见》,针对大中小学教材编写、审核、出版、印制发行、选用使用等各环节存在的主要责任问题,明确追责情形和处理方式,实行全覆盖、全链条、规范化责任管理。

    人教社回应插图争议人教社回应插图争议

    专家建议现有教材整体替换

    针对插图引发争议一事,人民教育出版社26日做出了回应,称将及时组织专家认真研究,对社会各界好的意见建议虚心采纳,已着手重新绘制有关册次数学教材封面和部分插图,改进画法画风,提高艺术水平,充分发挥教材封面和插图的育人作用。同时,将举一反三,全面评估所出版教材的封面、插图,进一步提高设计质量。

    对此,网友们并不买账。一是没有道歉,二是没有明确已经出版且在用的教材会怎么处理。储朝晖认为,最好整体替换现有的教材:

    因为这种图不是存在一两个地方,在教材的好多个地方都有这种图,确实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可能存在着不良的影响。所以我认为比较妥当的措施还是整体的替换现有的教材,因为其他的方法可能修修补补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如何避免教材内容或插图

    出问题的状况?

    其实,教材内容或插图出问题并非仅此一次。在互联网搜索“教材出错”,相关结果高达4350万个。

    26号下午,据另一网友就话题发布了孩子幼儿园的读本图片,同样引发很多网友关注。网友发的图片中显示,这本名为《流汗啦》的绘本中,两个男生双手抱着女生的手臂,伸出舌头舔着。

    不少网友在评论区表示,令人不适:

    据媒体报道,该网友是江苏人,他说这本书是孩子幼儿园订阅的,上周六孩子将这个绘本带回家,当时妻子看到后,感觉书中的画很不妥,拍了下来发给他。

    公开资料显示,绘本由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系《东方娃娃》原创绘本系列中的一本科学图画书,旨在从孩子的视角来发问和作答,解答人体流汗的相关知识。

    5月27日,《东方娃娃》编辑部发布说明称,昨日,图书《流汗啦!》中有一插图在网络上引起了讨论,编辑部非常重视。现已对这本书进行下架处理,并组织专家重新审读。

    该如何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呢?储朝晖认为,还是要从质量上着手去解决,要从学生、用户的角度出发从多个角度去评价教材:

    最近这些年事实上政府的相关部门已经加大了对教材的审查审核力度,可能相对从政府的要求这个角度考虑的比较多,但是从综合的角度,特别是从学生这个角度,作为用户这个角度考虑的不够。

    作为一个教材,它的使用事实上应该是一个全面的质量,有多视角的质量,不能够仅仅从某一个单一的角度来考虑质量,这也是这些年教材反复出问题的深层次的原因,我认为这是接下来解决问题的一个方向。

    宗春山则建议,可以在选定插图前进行一定范围内的调研:

    这里面我认为作为编教材的作者们在编的时候用什么插图,有没有经过调查研究,有没有争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和家长的一些反馈,我觉得如果有这样的一种过程,可能引起人们的议论会少一些,毕竟这么做之后你会更有针对性。

    此次争议事件中的教材插图当初是如何被敲定入选的,又是如何通过审查的,我们不得而知,希望出版社能真正回应公众关切,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

    教材无小事,它关系到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希望相关部门在出版前能真正做到以孩子为本,从孩子的角度出发。


    我来说两句
    登录后可评论



  • 网易
  • 百度
  • 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