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首页 > 国学文化 > 历代诗词 > 正文
国学文化
  • 深冬乌桕似梅花:前村乌桕树,疑是早梅花
  • 时间:2021-07-27 11:28:46        编辑:宗皓        点击量:231次
  •        乌桕梅花美句:千林乌桕都离壳,便作梅花一路看

           乌桕红于枫,晚秋季节,江南漫山遍野的乌桕树,明红靓丽,如火烧山,红叶满山缺不了乌桕树,因为乌桕的红比起枫树更加明丽,而乌桕树挺拔高大,杨万里就有很形象的比喻,和乌桕相比,山里的红枫就单薄如小孩子,躲在松树后头,羞涩虽然美丽,但不够刚烈大气,若是深秋少了乌桕,视觉和心理总差点酣畅,所以他常常雨中看山,要的就是那种雨水浇不熄灭的红。
           乌桕的另一种可爱在于果实累累。乌桕叶红的时候,也正是乌桕果实成熟之时,那时串串黑葡萄一样的小果实藏在红叶当中。
           当乌桕叶子落尽之时,满树黑色的居然脱去了黑色的外壳,露出小四瓣雪白的小果实,挂满树梢。这时乌臼鸟就飞来了,在蓝天下啄食这些可爱的果实。天是蓝的,乌桕果是白的,乌臼鸟是黑色的,别有一种冬天的淡雅又繁美。这种繁美不是那种春天的繁华,但喜欢田园的人,都爱那种细碎简单的美,但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
           此时梅花未开,梅花其实是春花,在漫长的冬天里,它需要漫长酝酿花蕾。乌桕满枝雪白时,梅花正刚刚开始打苞。无论江梅还是培植观赏的梅花,花苞大多数是紫红色的。所以想看到雪白的江梅开放,往往是春节也就是古代立春前后。
    梅花虽然开在严寒里,但是冬天并非它的主场。等待梅花盛放,虽然有趣有期望,但也有时候颇折磨人。而显得冬天是这样的漫长。
           有一年冬天微雨,在江边行走,云阔江平,烟柳疏疏,忽然看见远远几树白梅花,那枝头一片细白花开。
          “忽见寒梅树,开花汉水滨。
           不知春色早,疑是弄珠人。”唐朝王适《江滨梅》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解读这首诗,都说弄珠人是身上佩戴大明珠的美貌女子,可我看到的,是披着珍珠衫的渔家女孩,又或者,她是将缀满珍珠的网搁在树上。
           走近一看,不是梅花,是落尽叶子的乌桕树,满枝头都是珍珠贝壳一样的小果实,圆润细密,比梅花更质重洁白,在这冬天里。虽然没有香气,但那种如雪的果实,更有一种沉甸甸的小而美。
           我自然不算孤单,因为写乌桕果实的诗词虽然不多,却也绝对不是全无。
           “山谷苍烟薄,穿林白日斜。
            崖崩迂客路,木落见人家。
            野碓喧春水,山桥枕浅沙。
            前村乌桕熟,疑是早梅花。”元代黄镇成的《东阳道上》
            黄镇成一生仕途无缘,读万卷书后行万里路,山水行程作伴,他是深入自然的旅游者,以一个游人的眼光,看待旅途的风霜雨雪,于艰苦颠沛中,有诗如画。
           那山谷之间有苍茫的烟雾,然而穿过树林时,可以看到太阳斜斜照进林间的美景。往山上走,泥石流留下的巨大的石头挡在了山路之上,我要花好大功夫绕行,这时看到了萧瑟的树梢影里,藏着烟火人家。那山林中天然的石头激起溪水的喧哗,野木桥一般落在浅沙上头。我渐渐走近村庄,那村子前有巨大乌桕树,像是,早开的梅花。
           黄镇成的压轴在山村如梅花一样壮美的乌桕树上。我为什么说是一棵大乌桕呢,这是因为在宋朝和元朝,乌桕往往是山村的地标树,乌桕高大醒目,所以黄镇成远远就看到了。而且让视觉惊艳的就是,冬乌桕,如梅花。
           很显然,此时是晚冬,梅花还没有开放,或者有梅花树,但没有乌桕这么高大壮观。
           这是第一首将乌桕和梅花作比的诗,也是目前最完整的一首有关乌桕梅花的诗。只是诗人太低调,仿佛这最好的景色,只在他自己的蕴藉心会,不想太多的人知道。
           但是好景色好诗词哪里就藏得住,尤其南方或者长江流域乌桕成林。
           比如清朝有个江岷山太守,铁定是读过黄镇成的诗的,所以有“偶看桕子梢头白,疑是江南小着花。”这种小众诗词之美,让人惊艳。
           清朝的袁枚本就是乌桕满山的江南人,才气纵横,有一年冬天十二月行在山里,看到了乌桕树,远远的,以为是梅花开,那种兴奋很想做诗,结果,从脑袋里冒出的居然是别人的诗句。同时代的比他早一辈的杭世骏早有诗云“千林万林都离壳,便作梅花一路看。”
           这真是李白看见崔浩诗,黄鹤楼前无语沉。
           这些收录在他的《随园诗话》里,只是我很遗憾,袁枚为什么不写上两首,以他才子之笔,如何就这么怯场了?
           实际上乌桕梅花诗的作者和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诗人真实的阅历。只有在山林中浸润,真的热爱山水,才能写出深沉耐读的诗句,袁枚显然知道自己阅历不足,寸有所短。
           那么回到乌桕和梅花上头,哪种更美?
           自然梅花是有深厚的人文底蕴和本来植物的芬芳的。但是乌桕如同山人,如同农民,如同渔女,自然有一种天然的朴实与浑厚。

           冬天的乌桕虽然不香,但绝对有一种古拙之美。有缘的看到,因它会小惊讶,小惊艳,而后更期盼真正梅花!

  • 上一篇:《诗经.邶风》
  •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 分享至:
  • 我来说两句
    登录后可评论



  • 网易
  • 百度
  • 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