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首页 > 国学文化 > 至理名言 > 正文
国学文化
  • 成都望江楼楹联赏析——崇丽阁楹联
  • 时间:2022-09-18 23:15:25        编辑:陈心正        点击量:1110次
  • 心正说明:今日看电视剧《换了人间》,第26集中提到蒋介石父子撤走成都之前参观崇丽阁,读到这首对联。这一对父子除了做一个屠夫,残忍杀害被抓的共产党人,没有别的本事。临死也不明白为何失败!实际上就是离心离德!蒋介石是上海黑社会流氓出身,档次太低,怎么可能做国家领导人!

    崇丽阁,成都市望江楼公园内的主要建筑,也是成都的标志性建筑,因其临江而建,俗称望江楼。崇丽阁建成于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取晋代大文学家左思《蜀都赋》中“既丽且崇,实号成都”中“崇丽”二字,以称赞楼阁宏伟美丽。楼高27.9米,全木结构,朱柱彩绘,碧瓦黄脊,翼角凌空,鎏金宝顶,屹立江边,格外崇丽。历代文人墨客在崇丽阁留下众多楹联,这些楹联不仅纪念薛涛,更咏叹蜀中万里山川、千古人物。

    崇丽阁(来源:成都望江楼公园官网)

    据史料记载,崇丽阁的前身是修建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的回澜塔,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毁于战乱,此后蜀中一直文风不振。为振兴四川科举,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马长卿、伍肇龄等募款修建崇丽阁以继蜀地文风。楼成后,马长卿遂为崇丽阁题写了一副楹联:

    斯楼为蜀国关键,慨兵燹倾颓,人物凋谢,数十年满目荒凉,遗风顿竭;溯渊云墨妙、李杜才奇、轼辙名高,久经宇宙山川,沧桑千古。

    此地是锦江要会,爱舟樯上下,烟浪萦回,几多士同心结构,胜地重开;想石室英储、岷峨秀毓、江汉灵炳,且看栋梁桢干,砥柱中流。

    马长卿以望江楼建成为题,通过历数四川古往今来的杰出人物,赞扬巴蜀山川地灵人杰,表达了他对崇丽阁建成的喜悦,以及弘扬传统文化的自豪。

    细读此联,“满目荒凉”与“同心结构”词语结构相应,平仄相对;“渊云墨妙、李杜才奇、轼辙名高”与“石室英储、岷峨秀毓、江汉灵炳”同为主谓结构,其中谓语部分也是主谓结构。联中虽未使用固定的名词术语,但仍遵循着汉语结构的应用规律在遣词造句,可见作者文辞功底之深厚。

    崇丽阁内楹联(来源:成都望江楼公园官网)

    崇丽阁中最著名的楹联,当属清末文人钟云舫所撰写的长联,后由中国楹联学会会长魏传统将军补书。该联为中国第六长联,联长212字,气势恢宏,词意豪迈。联曰:

    上联:几层楼独撑东面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只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绿野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下联:千年事屡换西川局,尽鸿篇巨制,装演英雄。跃岗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如长歌短赋,抛撒些闲恨闲愁;曲槛回廊,消受得好风好雨。嗟余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楼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此联钟云舫原题《锦城江楼》,联下注明撰写此联的原由: “在东门外,薛涛井畔,时因避漏游此。”该联立足于崇丽阁位临锦江的特定地理位置,作者站上崇丽阁向远处眺望,览尽四周山水景色的特点,又围绕崇丽阁展开想象,说古道今,嘻笑怒骂,入木三分,尽情倾吐了作者的一腔愤懑,具有强烈的激情和艺术感染力。有人评价此联: “振衣千岗,濯足万里流,高视阔步,有独往独来于天地之概,此大题目须大眼孔,放大光明,如椽大笔以状之,乃无余恨耳。”

    钟云舫撰、魏传统书长联(来源:成都望江楼公园官网)

    长联历来讲究使用排句,能够展示作者驾驭语言文字之驯熟技巧。上联描绘“画谱”,“葱岭”指龙门山,“白河”指白水江,“丹景”指丹霞山,“青衣”指青衣江,并以“雪”“烟”“霞”“雾”突出巴蜀山水的绚丽色彩和神奇的自然天象;而下联指点“英雄”,则以“岗上龙”“坡前凤”“关下虎”“井底蛙”分别比喻诸葛亮、庞统、北魏李崇、公孙述等历史人物。此联为作者站上崇丽阁有感而发,信手拈来搭配成文,眼界开阔,挥洒自如。

    众多楹联中,清人李榕为崇丽阁所撰长联言简意深,对仗工整,可谓长联中的佼佼者。联曰:

    开阁集群英,问琴台绝调、卜肆高踪、采石狂歌、射洪感遇,古贤哲几许风流;忽揽起儋耳逐臣、哀牢戍客,乡邦直道尚依然!衰运待人扶,莫侈谈国富民殷,漫和当年俚曲。

    凭栏飞逸兴,看玉垒浮云、剑门细雨、峨眉新月、峡口素秋,好江山尽归图画;更忆及草堂诗社、花市春城,壮岁旧游犹在否?老怀还自遣,窃愿于幽思丽藻,同分此地吟笺。

    此联句式变化丰富,善用典故。作者上联以崇丽阁建成,群英登楼开篇,抚今思古,追忆“琴台”(司马相如)“卜肆”(严遵)“采石”(李白)“射洪”(陈子昂)以及“逐臣”(苏轼)“戍客”(杨慎)等古代贤哲,引发忧国忧民真情。下联通过对巴蜀山川的铺排描写,赞美了风光如画的胜景,体现“人杰地灵”的主旨,也从侧面表达了作者对年华已逝,怀念昔日情景的忧郁之情。

    此联排句并非随意凑合而成,对仗声律均十分讲究。如“琴台绝调”“卜肆高踪”“采石狂歌”“射洪感遇”几组词语平仄相对,交替错综,富有变化;且分别与下联的“玉垒浮云”“剑门细雨”“峨眉新月”“峡口素秋”构成对仗,相映成趣,可见作者撰写此联谨慎考究,而不是率尔操觚。

    此外,还有叶燮生、王增祺等名士的楹联悬挂楼中,为崇丽阁增添墨香文韵。登高崇丽阁,领略锦江佳景,欣赏名对佳联,不觉会为其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优美的艺术意境而陶醉。

    (本文来源:方志四川)(原载《中国名园望江楼楹联选读》,张绍成 吴蕖蕊 舒泽宏编著,文章有删改)


  • 上一篇:凡事有因有果
  •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 分享至:
  • 我来说两句
    登录后可评论



  • 网易
  • 百度
  • 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