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首页 > 国学文化 > 至理名言 > 正文
国学文化
  • 鲁迅:人往往憎和尚,而不憎恶道士,懂得此理者,懂得中国大半
  • 时间:2023-05-04 17:04:08        编辑:宗皓        点击量:667次
  •        说起旧中国,最了解中国的知识分子,莫过于鲁迅先生。比如鲁迅笔下的阿Q、孔乙己,将旧社会时代中国人的一些劣根性以及人生不幸,都做出了淋漓尽致的刻画。其实比起鲁迅先生的小说,鲁迅先生的杂文,更加具备社会深度。当代有位作家就曾经说过:鲁迅其实是一位杂文家。在鲁迅先生的一部杂文作品里面,曾经有过这样的一句话:人往往憎和尚,而不憎恶道士,懂得此理者,懂得中国大半。那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可谓微言大义。
           宗教的差别
           这句话首先需要搞清楚道教的特殊性。虽然佛教和道教都是宗教,但是宗教和宗教之间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甚至概念方面都存在着天差地别。比如:
           佛教。典型的普世性宗教。虽然佛教表示“佛渡有缘人”,但是在中国,想成为佛教徒的门槛很低,甚至于乡下人在地摊上买一尊佛像,烧点香,都可以自称自己是佛教徒。因此在中国,佛教是最擅长吸纳信徒的一个宗教。对于知识分子来说,佛教的佛法、哲理,值得知识分子去关注,而对于目不识丁的人来说,拜佛求保佑这种很直接的交易,也赢得了乡民的认同。不过这样做的弊端就是:佛教信徒内部良莠不齐,甚至到了当代,很多地区已经把佛教做成了一门生意。
           白莲教。白莲教源自于宋代,后世的一贯道,其实在沿革上和白莲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白莲教的特点在于:白莲教属于民间宗教、秘密宗教。白莲教的组织化很强,往往可能孕育出一支反对朝廷的力量。事实上,宋元明清四个朝代,都有规模或大或小的白莲教起义军起来抗争。尤其是在明朝,从明朝永乐帝在位期间,白莲教教主唐赛儿就起来造大明朝的反,而到了天启帝时代,白莲教教主徐鸿儒也起来造明朝的反。白莲教的宗教理论不能和佛教相比,而白莲教的本质,也是底层人民用来反抗的掩护工具,这就注定了白莲教注定只能成为底层百姓反抗用的工具,而无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宗教。
           印度教。说起印度,很多人会想起,印度是一个以印度教为主的国家,印度教存在十多亿信徒。但是这个说法,如果对印度人说。估计印度人会十分蒙圈:印度教?什么是印度教?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所谓的印度教,所谓的印度教,其实是外界对印度本土信仰的统称,真正的印度人,不会使用印度教这个词汇。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佛教、白莲教和印度教,都被视为宗教,但其概念是不一样的。
           道教的特殊性
           事实上道教也是一个特殊的宗教。并且道教的产生,还是基于一种华夷之辩的背景。话说佛教到底在什么时候传入到中国来的,其实已经是一件无头公案了。当代有学者认为,早在秦王政登基的第四个年头(按:当时秦王政还是个小孩子,秦国掌权的是吕不韦),就有来自西域的僧侣进入秦国传教,不过被秦国都给赶了出去。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汉武帝在位期间,汉朝打通西域,并且西域很多商旅进入汉朝,这其中应当有信仰佛教的人。只不过在古代,传教需要朝廷许可,而西汉一朝,西汉朝廷都不曾许可佛教在华传教,因此从这点可以确定,西汉基本上没有汉族佛教徒。
           东汉初年,汉明帝称自己梦见金人来自西方,有大臣表示:金人就是西方的佛,因此佛教获得了传教权力:这也佐证了小编的分析。因为如果不是西域佛教徒频繁来华,东汉大臣哪里会知道有佛教这种信仰?而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在民间也引起了冲击。
           在东汉之前,我国存在着本土的信仰,这种信仰形态介于原始宗教和正轨宗教之间:比如秦始皇、汉武帝所信仰的方士,就是典型。方士比起原始宗教的祭司、巫师,要高级一些,但是方士群体并没能演化出一个相对完善的宗教。有说法认为:佛教最初在民间传教的时候,僧人也以方士自居,来赢得中国民间好感,而方士们在后来也意识到了佛教如果继续传播下去,那么,方士们可就没了饭碗了,于是在佛教的刺激下,中国的本土宗教实现了“大跃进”:方士们将本土的道家、阴阳家甚至墨家的一些思想(按:墨家的典籍之所以没有失传,在于道教徒将墨子视为道教祖师爷之一,《太平广记》里面也有墨子被点化归信道教的说法)吸纳过来,和原本方士们的占卜、看风水、炼丹炼药以及求仙问道融合,于是,道教产生了。
           道教受欢迎
           佛教主体上是一个出世的宗教,而道教则不同。道教所兜售的思想,几乎迎合了中国人所有的心愿。比如:如果皇帝或者权贵渴望长生不死,那么道教就会兜售长生不死的宣传。虽然白日飞升、长生不死的例子,迄今为止道教都没搞出来过,但是道教在后来,提出了“尸解”的理论:即修道者其实抛弃了尸体,灵魂做了神仙;如果一个人担心运气不好,那么,道教会提出符箓改运的说法;如果一个人担心私生活方面不给力,恭喜,道教还有各种房中术的丹药;如果一个人担心家宅不宁,道士还可以做法事,摆平一切灾祸;甚至于如果一个人担心子孙后代没有好生活,那么,道士还可以通过风水之术,保障一个家族几代人的好运……
           而相对来说,佛教乃至其他宗教,在迎合俗人面前,则相对差一些:因此,和尚往往不讨喜,而道士更讨喜。毕竟,道士所掌握的这些“技能”,总会让人觉得,道士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此外,道教是本土的宗教,而佛教来自外国。因此很多人想起华夷之辩的时候,往往会觉得,除了道教以外,其余的都不该在华夏大地存在。事实上历史上有人将这个想法予以落实:比如唐朝的唐武宗就是狂热的道教徒。唐武宗就曾制造著名的“会昌法难”:除了道教以外,其余的宗教,全部铲除。
  • 上一篇:成都望江楼楹联赏析——崇丽阁楹联
  •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 分享到:
  • 我来说两句
    登录后可评论



  • 网易
  • 百度
  • 大众网